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猪体温低怎么办 >> 正文

『流年』红杏飘香在寒冬(小说)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夜晚的山村,没有灯光的影子,黑暗中狗吠声一起,好久不落,偶尔传来人的不知是叹气还是呓语,像飘渺的一阵风,来不及伸手感觉,就已离去。

一个人影立在一座小屋前,抬起手臂似要敲门,里面传出一阵争吵。

“爹,为什么要让我去城里?我喜欢我们的小山村,我还要跟风哥在一起!”

“你必须去!呆在这里有什么出息?”

“不,我不去!”

“你不去,我打断你的腿!”

“你!不是我爹!”

屋外的人影始终没有用手去触摸那小屋的门。

呼呼地来了一阵风,人影摇晃了一下,随即是转身离去。

清晨,杏儿推开门,满世界的雪。望山上,无论昨日的枯枝还是青枝今都已成琼枝,好美!为什么要离开这里?城里有什么好?难道我真得不是爹的女儿,非要把我向外推!爹,你好狠!

听见身后的脚步声,杏儿知道是爹出来了,却假装不知,向屋子左侧的山坡望去。

那是什么?杏儿飞快地向山坡跑去。吓得她爹在身后喊着:“杏儿!杏儿!你干什么去?一会儿就要上路了!”

那是什么?杏儿呆呆地站着,不相信地揉揉眼睛,用手轻轻地碰了一下那低低的树枝,簌簌地,雪落了,俏丽的景在眼前,是杏花!淡淡的粉,娇柔的气息。怎么可能呢?杏花怎么可能跟雪花同时开放?

“有什么好看的?”杏儿的爹看着杏儿痴傻地望着那棵老杏树,望着老杏树默默垂下的树枝上那打开的花对杏儿说:“前几日是天气热,杏花提前开了,只是老天又下起雪,这有什么奇怪的?”

杏儿迷离了,恍忽了,梦的世界,属于飘雪季节的梦还是属于杏儿的梦?或许根本就是那棵红杏树的梦,想改变生命的规律,可以吗?天空不断落下的雪花会与杏花共舞吗?

“杏儿,快走吧,风来了,让他带你去城里!”

听到爹的话杏儿转身看见了风,爹是怎么了,让我去城里明明是拆散我跟风哥,却让他来送我,爹为什么不自己送我?

默默地跟风离去,杏儿回头看爹一眼,爹,我就是不明白,我陪你有什么不好吗?说不是爹的女儿,可爹却说是为了城里更好的生活,才让我离开。我没有母亲,从来没有见过,我走了爹孤身一人如何过?夜里咳嗽时,谁来给你端水?

飞舞的雪花,模糊了杏儿的眼睛,挡住了想再看一眼爹的心情。

望女儿远去,那经历风霜雨雪的脸上,落下两棵大大的泪。转身回家的方向,忽见门前的雪地上一条红色的围巾若隐若现,弯下腰拾起来,杏儿爹颤抖的身体依在门上。经不起人的依赖,门大开,杏儿爹跌倒在地。

手里抓住围巾,眼睛望向那雪中的红杏花,或许,或许花来得真有点儿怪!

好漂亮的红围巾!是谁在说?是青月。

青月,你喜欢我就买给你!

不,龙哥,太贵了!

钱可以再挣。

青月带上红围巾,笑得好美!

转眼又看见了青月的眼泪,听见了青月的哭声。

龙哥,为什么要让我离开?那个人喜欢我,我并不喜欢他,你千万别误会,你要相信我!我们已经有了女儿,我怎么可能?

女儿,女儿,女儿留下吧!你走,我不再相信你,跟那个人去城里吧!

女儿,女儿在哪儿?杏儿,杏儿,路上可要小心,雪好大,爹会等你回来看红杏花的。

2.

来到城里的杏儿,在一家医药公司工作,这是她爹早联系好的。

城里的人对她特别地好,仅一个星期的时间让杏儿越来越相信爹的话了。城里好,马路宽,灯是长明的,不会像山里,电就像是刚学会的名词,嘴里念叨几遍,才会绽放光明。山里有花,都是野花,这里的花虽不能随便摘,却比山里的更娇艳。

杏儿最担心的是城里人不喜欢她,可这种担心一点儿都不存在。

还有让杏儿最心甘情愿呆在城里的原因是,她的风哥也留在城里了,风的工作虽不是太好,却也过得去。只是空闲的时候杏儿想爹。

“风哥,一星期了,你也没有给你家写封信,他们会担心的。”

“我来的时候,已经跟他们说好了。只是确实该写封信,让家里也知道我们在这里的生活不错。还有你爹,虽说他赶你出来,可一个人辛苦把你养大不容易。”

“我一直都想着他呢!”

信寄出去六天以后收到回信,风发了疯似地来到杏儿工作的医药公司。拉着杏儿就向外跑,不向杏儿解释,也不向别人解释,出门的时候还差点撞倒一个女人,道歉的话也没有。杏儿被风弄糊涂了,弄晕了!

在长途车,风无语,下了车,走在山里的路上,风还是无语,杏儿吓哭了,哭声传向山野。风停下脚步,把杏儿搂在怀里。风的泪滴在杏儿的长发间,无声,杏儿也感觉不到,只是感觉风好爱她,把她搂得好紧。

雪化的山村,水渗了几天,已不再泥泞,只是潮潮的,多了些湿气。杏儿已经不哭了,有风在,她不怕了,她在想那雪中开放的红杏花是不是开得更艳了!

经过杏儿家门口,风没有停,拉着杏儿向前,杏儿想停下跟他说几句话,想问个为什么,但是她没有,风的手紧紧地拉住她的手,杏儿心中莫明的怕又来了。

松开杏儿的手,风依然无语。

杏儿看见眼前那座新坟,寂静,孤独,无依的感觉突然袭来。

杏儿,喊了一声爹,就晕了过去。

等杏儿醒来,还是在父亲的坟前,风陪伴她,还有风的父亲母亲。

“你父亲在你离开的那天就去了,那天我从你家门前经过,见门口的雪地上星星点点的红色觉得奇怪,推开门,才见你父亲躺在地上,那红是你父亲的血。”

风的母亲说完话擦着眼泪。

“娘,杏儿的爹,怎么可能突然会-”

“有点突然,可是他的病也有二十年了,坚持到今天不容易。二十年前,当他发现自己得了这个病,就狠心—,想不到今天,也许是有预感才会让杏儿去城里。”

“二十年前就狠心什么意思?”

“唉,我不记得了,对了,杏儿,你爹临死的时候手里拿着这条红围巾,想是你忘了拿,你爹触景生情,才有突然的发生。”

杏儿接过红围巾,摇摇头,“婶子,这不是我的。”

风的母亲有点惊讶,甚至还带点恐惧。

天上又飘下雪花,这天是怎么了?那棵红杏的花开得更多了,全开的花如何经得起风雪?风的父亲自言自语。

没了话,没了哭声,山里只有忽然之间就是大片大片的雪花飘舞,四个人站在原地还是不动。

3.

风雪中,有风随花飘,那棵老红杏,想是经历了过多的风雪,如视无物。

树下一个女人静静地立着已站了好久。她刚才敲了那小屋的门,竟会没有一个人。杏儿不是回来了吗?去哪儿了?她爹呢?去哪儿了?

有四个人从山那边走过来。想是看清了,她快步迎上去,“杏儿,你们去哪儿了?”

杏儿疑惑地看着眼前的女人:“你是谁?”

风的母亲激动地说:“青月,是你吗?你回来了?杏儿,她是你的母亲!”

杏儿不信,真的不信,她使劲地摆着头。不,我没有母亲,我从小就没有母亲,我只有爹。

“杏儿,你确实是我的女儿。”

“那我爹呢?她不是我亲爹吗?”

“他是!”

“那是为什么?”杏儿有点控制不住自己。“那为什么,我从小没有见过你!你去哪儿了?你抛弃了我跟父亲,是吗?”

“不,杏儿,我在城里,一直都关心着你们。”

“在城里,是了,城里比这里好。是你!是你!二十年前离开我和父亲,父亲才会不相信我会守在他身边,让我也去城里,可是我走了,他也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杏儿的眼泪如雨不停。

说是杏儿母亲的青月,惊愕地后退,“你说什么?你爹他已经,怎么可能?两星期前,我回来了,那天晚上,我还听见你们在为去城里的事争吵,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风的母亲:“青月,那这条围巾是你的了!”

青月接过围巾:“是的,我放了二十年了,是杏儿爹买给我的。是那天晚上,我回来的时候,走的匆忙,遗失了。”

“你是杏儿走之前那天晚上回来的吗?”

“是的,我与他说好,要回来接杏儿的,可是在山里转了一天,我没有勇气见他,没有勇气见杏儿,到晚上,听到他们的争吵,我更觉得从他身边带走杏儿是个错误,所以就回去了。”

“那就对了,她爹一定是捡到你这条围巾,太激动的缘故,唉!”

“是我错了,二十年前,我错了,今天更不应该提出要让杏儿去城里。”

“青月,你没有错,这是早晚的事,二十年前,如果不是他逼你离开,我们都知道,你是不会走的。”

此时的青月还能说什么?说什么都不重要了。

青月看见她的龙哥在叫她。

青月,你来了吗?说过不让你来,不,你该来,把杏儿带走吧!你不用再解释,只要你跟那个人过得好!

龙哥,我过得好。可我才知道我误解你了,因为你的病,因为你不想拖累我,可是为什么不能让我跟你一起承受这一切?你以为我能陪你笑,就不能陪你一起承受痛苦吗?

青月,别说了,杏儿还小,我还想让她多陪我几天,等她长大了,你把她带走吧。

青月哭着,冲着山上大声地喊着,龙哥——

转而又是低泣。

龙哥,杏儿长大了,我是来带她走的,可是为什么?这二十年,你竟然不愿接受我的一点帮助呢!杏儿是你的女儿,也是我的!因为你的病,我才开了药店,可是我送去的药你一点都不吃。为什么?难道你以为我的爱就如此轻吗?如果不是你逼我,说难听的话逼我走,我怎么会离开?如果不是为了杏儿,恐怕她的工作你也不会让我来安排!

折下一枝红杏花,用红围巾缠绕着,轻轻地插在那座新坟上。天上的雪花还在舞,却没有冷的感觉,想是失去了感觉的能力。

红杏花好艳,淡淡的香味随雪花溢开,想,雪后更艳,因为那是好多人的期盼!

合肥癫痫医院哪家好
合肥治癫痫医院哪家好
安徽治癫痫最好医院

友情链接:

刿心刳腹网 | 米其林普利司通 | 乐影观影礼券 | 模切机原理 | 笔记本接网线 | 综合布线设计软件 | 招标师考试试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