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销售团队起名 >> 正文

『逝水流年征文·小说』唯安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来这家出版社实习的第一天,会议上作为新人的小爱,站起来作自我介绍,她说话仍旧带着软软的南方口音,她说,我叫赵煦爱,请多多关照。

说完,她注意到坐在斜对角的女孩正歪头打量着自己,大眼睛骨碌碌的。小爱对视一笑,心中陌生的好感,就此油然而生。

主编分组安排采访,叫她的名字:苏唯安。她倏地站了起来,指着小爱大声说,我要和她在一组。

小爱低下头,笑了。

工作时而忙碌时而轻松,不忙的时候,办公室里的女孩喜欢挂MSN,然后聊一些美食,分享化妆心得,也谈谈八卦。

MSN里传来苏唯安的问候,她说我一个人住,今晚邀请你去我家玩,你去吗?

然后又听见她说,放心,我家很干净的,但有一只猫,你怕不怕?

小爱就笑了。她打了一个笑脸过去道,安,我不怕你家的猫,我怕你家太干净。

下班的时候,苏唯安果然在门口等待着她。小爱记得她微笑的模样,嘴唇有完美的弧度,唇角边有两粒小小的米窝,很美丽。苏唯安的身上有一种独特的香水味道,小爱很喜欢,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但猜不出是什么牌子。

在苏唯安租的单身公寓里,两个女孩趴在床上用勺子挖西瓜吃,那只黄毛的小猫在床上蹦来蹦去,电视里放的是湖南台正在热播《超级女声》选拔赛。

小爱记住了电视里那两个圆脸的可爱女孩,她们唱着这么一首歌:抬起头低下头,又有什么是放不下的念头,怎么笑怎么望,我们的心事都傻得倔强。傻瓜都一样,都不懂逃过悲伤,因为总有梦想在心上,所以甘心流浪,傻瓜都一样,执着在天平中央,对错摆在两旁不能忘,怎么走都丢了方向,我们都一样……

苏唯安的床很大,在小小的房子里显得更加突兀,是天蓝色的棉布被褥,和蓝色印花床单,还有唯安身上那种独有的淡淡香水味。床头柜上摆着触手可及的书籍和被拆开的零食。小爱想象唯安日常一个人的画面:一只猫,一本书,一个孤独的身影。

原来她也和自己一样是恋床的女子,小爱宿舍的那张铁架床,素棉布的床单,简单洁净,唯一的点缀是一只大的绒毛狗,那是20岁那年买给自己的礼物。小爱在这张床上喝水,吃泡面,写论文,发呆,写日记,这张床是小爱念书时在北京唯一让自己感觉到温暖的地方。

小爱记得自己经历的每张床的气味,每张床带给她的感觉。年少时母亲在深冬的夜里抱她在怀里,给她取暖,来北京时,自己一个人睡在晃荡的火车卧铺床上,然后是学校集体宿舍里的铁架床,高成恩的镂花大木床,苏唯安的天蓝色床单……

小爱想,唯安也是落寞的吧。她这样的女子,自己住一间洁净的屋子,和一只小猫作伴,夜深会忽然醒来,打开电视,和小猫说说话,有时小爱醒来后会看到唯安的信息,时间显示是凌晨2点左右,她说,小爱晚安。

小爱想起高成恩,这么久了,这个男人是小爱心中的一个结,这个结越来越紧,纠结成了寂寞。

2

小爱第一次见高成恩,是在他的家里。小爱为毕业论文找资料,朋友给了一张高成恩的名片给她,说是他应该可以帮到她。小爱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春日上午,敲开了高成恩的门。

门铃是坏的,小爱敲门敲了十七下。或许是那天要见的是一个原本陌生的人,她有些紧张,自己才会记得那么清楚。因为她每敲一下,心就跟着剧烈地跳跃一下。

高成恩在小爱举起拳头准备敲第十八次的时候开了门,小爱面前的男子,比她想象中的要年轻,大约30岁左右,很高大,穿一件蓝色的休闲服,头发略有些凌乱,身上散发出剃须水新鲜的味道。

他比她想象中要亲和,给她倒了新鲜的果汁,又削了苹果递给她,很体贴的模样。正好到了午餐时间,热情的高成恩留她下来吃饭,她推辞了一下,最终盛情难却。

空气里有红烧鱼的香味,小爱的碗里堆满了高成恩夹给她的鱼块,旁边放着刚打开一罐辣椒酱,高成恩说,你是南方的丫头,辣椒应该少不了。

小爱把头低了下来,一瞬间,心里温暖暗涌。只为,一个男人如此细致地对待自己。

高成恩说,在北方的城市里念书,还习惯么?这么几年,感觉是悲伤多,还是喜悦多呢?

当然是悲伤多。小爱想也没想就接口道。

小爱在北京最东边的一所大学念新闻,四年的时光,她平素亦很少出去玩,并没有多少朋友。小爱的大学生活并不像许多女孩子那样忙着恋爱,而大多时间都花在做家教挣学费上了。因为这些,小爱的生活一直过得很紧迫,这份紧迫,包括贫乏的物质和被压缩的时间。

很快就要毕业了,高成恩如一道光,很及时地出现在小爱原本迷惘而失措的生活里。这道光,使原本单薄的小爱,感觉到些许的温暖。

饭后高成恩送小爱回家,摇晃的巴士上,高成恩很自然地握住了小爱的手指,一直到宿舍门口,也没有松开过。

小爱礼貌地说谢谢,然后说再见。小爱在心里从一数到十的时候,转头看了一眼高成恩,见他还站在那里,定定地看着自己的背影,见她回头,就挥挥手,示意她先走。

小爱,在心里对自己念了三个很有份量的字,那是他的名字,高,成,恩。

3

小爱如一株匮乏的植物,忽然对这突然出现的阳光和水分依赖起来。爱情滋生,如毒药。

比小爱大9岁的高成恩,他的世界和小爱的不一样。这个小爱是不知道的。22岁的小爱,喜欢的只是那一片刻的贴近,她喜欢这个比自己大一些的男人,更认定他能带给自己更安全更稳定的感情。

周末的时光,是小爱最温暖的奢侈。学校到高成恩家的距离,是这个城市最东边到最南头的距离。要先坐2个小时的地铁,再转半个小时的巴士,小爱下车后,就径直去车站附近的商场买好蔬菜和水果,再去敲高成恩的门。从什么时候开始,可以这样欢喜地为一个男人做一些琐碎的事情呢?她喜欢为他打扫屋子,清洗衣物,煮好食物,然后跟他一起面对面吃饭。

5月的一个周末,小爱一如既往地来找高成恩,左手拎着刚买来的新鲜排骨和蔬菜,右手抱着一大束翠绿的富贵竹。小爱记得高成恩的大书橱里有一个大的陶瓷花瓶,正好可以派上用场。周一到周五的时间,高成恩是很忙的,哪有时间去照顾花花草草。听说富贵竹好养活,只要保持水分就好,并且能够保持长久。小爱就买了一大束,她想,他的房间里应该添一些绿意了。

初夏的天气,忽然变了脸,下起大雨来,小爱把阳台上的衣物摘了进来,一件件叠成美好的形状,高成恩在电脑前喝茶,编程序,小爱也不说话,安静地听雨的声音,高成恩的电话也跟着响个不停,是好听的和弦。小爱听高成恩说,他新接了一单业务,最近似乎很忙,电话、信息声一波不平一波又起。

雨从午间一直延续下到傍晚,也没有停的意思,小爱站起身想找一把雨伞,她想如果再不回去,就太晚了。

在门口,高成恩揽住了她的腰,在她耳边轻轻地说,小爱,今晚别走了,好吗。

小爱思维停顿了一下,点点头答应了。

小爱记得高成恩卧室的那张大橡木床,床头有暗色的镂花,散发出古旧而神秘气息,精致的金属台灯,有柔软的光线,格子布的床单是小爱特地去布料店买的布,再送去裁缝店缝制的。刚铺上的床单有汰渍洗衣粉的清香,高成恩的嘴唇覆盖上她的,手摸索着伸进小爱的棉布裙子里,有火热的温度,小爱的皮肤上沾染了高成恩汗液粘稠的味道,黑暗中她闭上眼睛,有很安适而沉静的脸。小爱感觉自己在沉沦,沦陷在高成恩带给她的世界里,这个世界充满诱惑,充满快乐和未知。

窗外有风的声音,是这样一个北京的夜晚。她想起南方的小城连绵而潮湿的雨季,依稀还记得母亲干燥而粗糙的手指抚摩在她脸上的感觉。

她已经不太一样。小爱忽然觉得自己在一夜之间长大了。

4

她放弃矜持,主动打电话给他,主动要求周末去为他做饭,主动说想念他。他们一起吃饭,不怎么说话,无声地做爱,而他似乎也不拒绝,亦不表露欢喜,他渐渐地很少跟她说话。小爱不愿意承认那是种冷漠,只认定是一个成熟男人的深沉寡言而已。

直到他开始不接她的电话,总是因为忙碌,神龙不见首尾。她在想,他们之间,究竟怎么了?

他已不愿见她。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小爱喜欢苏唯安这样的女子。她们有同样的特质,有漆黑而如海藻般纠缠的长发,有健康的皮肤以及大大的眼睛。最重要的是,她们都曾经迷信爱情。

唯安说,小爱,为什么你我这样女子,所付出的爱情,最终都成为了别人的消遣呢?

唯安不愿意提及那个男人的名字,小爱也就不追问。小爱想,每个人身上都有或多或少的经历,或者隐忍,或者沉重而不堪叙说。有的时候,爱与不爱,幸福与不幸福,似乎并不是自己能掌握得了的事。

小爱有时会隐约感觉到迷惘,生活中总有一种自己无法控制的力量,使自己措手不及。这样的一种状态,在一个还不属于自己的城市,做一份不咸不淡的工作,没有可以确定的恋情,脑子满满口袋空空。小爱不敢想象那种恐慌到极致的感觉——假若10年后的自己,仍如现在般不能变更。

唯安似乎看出来了些什么。她握住小爱的手说,怕什么呢,你不是还有我吗?我们这样的女子,除了用尽全身的力气让自己幸福之外,还有什么选择的余地呢?为一个不值得爱的男人桎梏自己,又何必?

唯安告诉小爱,她非常喜欢香水,喜欢那浓浓的女人香。她喜欢把一种叫“温柔毒药”的香水和一种叫“真爱”的香水兑在一起用,她喜欢所有的蓝色,那是天空的深邃的颜色。她说这种香水,她曾经取名叫“至爱”。

唯安记忆中的那个男人曾经喜欢她身上独特的香味,喜欢拉她的手过马路,喜欢在睡觉的时候把她揽在怀里。那个男人高深莫测,若即若离,那个男人长袖善舞,喜欢收集女人的爱情。他从天而降给她带来短暂的欢喜,又忽然走远带给她长久的失落。

只因遇到这么一个人,会甜言蜜语让你醉心,而顷刻又能用冰冷的举动斩断你的情,失落的时候,我们猜测着彼此谁是谁的谁,到头来只看到泪水划落的痕迹。小爱一直没有说,辜负了唯安的那个男人,也就是她自己遭遇的高成恩,因为第一次去他家,她就注意到高成恩的书橱里有一个蓝色的香水瓶,瓶面上写了两个正楷而认真的字眼:至爱。

5

小爱在礼拜六的早上敲开了高成恩的门,高成恩满脸不耐的表情。他说,赵煦爱,我根本没有爱过你,你以后不要来找我了,知道么?

小爱不说话,径直走到高成恩卧房里的大书柜前,伸手拿出那个蓝色精美的香水瓶,她看到窗台上的富贵竹已经失水而变得干枯,那么好养活的植物,只因遇到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也只有得到枯萎的结局。

小爱左手抱着那束枯萎的富贵竹,右手拿着唯安的那瓶香水,转头对高成恩说,我不是来找你,我只是拿回这些本不属于你的东西。

回家的路上,小爱想,或许自己的一生可以爱很多人,为许多人动心,可是真正的恋爱只有两次,一次送给伤害,一次送给幸福,而此时已经付出过一次恋爱,而得到短暂的伤害,那么,应该还有一次恋爱,就是永恒的幸福了吧。

婴儿癫痫病的病因
癫痫病有何治疗方法
癫痫的护理方式有哪些

友情链接:

刿心刳腹网 | 米其林普利司通 | 乐影观影礼券 | 模切机原理 | 笔记本接网线 | 综合布线设计软件 | 招标师考试试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