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徐工集团招聘信息 >> 正文

【荷塘】纸飞机(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跛娃”总是一个人坐在他家临江的阳台上,看着江中来来往往的船只,嘴里喃喃地念叨着:“一、二、三……五……七……”每次数到十七个数的时候,他就要昂着头默想一会儿,然后又从头开始数:“一、二、三……”如此反复。

这也许是这条江里的船只最近增加得太多的原因,它们络绎不绝地在跛娃面前穿梭往来,晃得他眼花缭乱。跛娃有些恨这些船只,它们为什么就不能停下来好好地让他数一数清楚呢?

屋子里静悄悄的,一缕阳光从天窗口孤独地斜射下来,灰尘在光线里像无数的妖魔在舞蹈,一种老屋霉暗潮湿的气息在空气里弥漫。跛娃怕冷似地深吸了一口气,眼睛里流露出胆怯的光,他赶快把头伸出阳台,又去数那江中的船。

这条江很有名气,因为它的历史底蕴,吸引了很多人来旅游。江上的船只,把水面激荡出一层层波纹,阳光照下来,直透江底,然后又折射上来,水面便跳跃着无数五彩斑斓的光斑,像一条玻璃江。江水到这里转了一个弯,前面有一个古镇。船上的导游指着古镇介绍了一番,旅游的人便都睁大眼睛去看古镇边上一座爬满青苔的石桥。看完了桥,游船总是扭头而去,对古镇不屑一顾,因为古镇太小了,不值得他们留念。

这个古镇虽然小,但是街道却很长,从街头走到街尾,要一顿饭的时间。但是在街的这一边喊街那一边的人,话未落言人就到了跟前。古镇依山傍水,仅有一条六、七丈宽的坡地可供建筑,靠山边修了一排高高低低的房屋,临江只留下一条丈把宽的街道,到后来古镇人口渐渐地增加,建筑也跟着扩建,于是江边陆续建起了一溜吊脚楼。

这江边的吊脚楼修建得很别致,先从江边竖起十来根木桩,再将一个阁楼一头搭在河岸上,一头搭在木桩上,前面对街,大多做铺面,后面临江,出一个小阳台,江风习习,正好住家。

古镇从前占了这条江的便宜,下可以通广州,上可以通桂林,舟楫往来如梭,南北商贾如云。自明朝万历年间以来,就是一个繁华的商贸之地吧,可惜到了民国二十八年,湘桂铁路通车以后,大宗货物就改走铁路,加之河道淤塞,行船困难,这古镇便渐渐地萧条下来。

古镇虽然萧条下来,但还依然保留着浓浓的古风古味。古镇的街道,从头到尾都用青石板铺设。几百年来,被无数脚步踏走得光光滑滑,石纹斑斓,可以与高级宾馆里的大理石水磨地面媲美。石板路两边房屋,屋檐长长的伸出来,像一对对情深意重的情侣,亲亲热热地连接在一起。古镇人走门窜户,从来不用雨伞,都是从容走过小街,不湿半点衣裳。那时候时兴穿不板鞋,大人小孩都穿着木板鞋击打着街道石板,呱哒呱哒像青蛙嘲春,好不热闹。

古镇民风古朴,哪家有了婚丧大事,不用请柬,大家自然会去帮忙,一起高兴,一起悲伤,很有原始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传统。

六年前的一个晚上,古镇东头作豆腐的刘二狗那个最小的二儿子,突然哇哇大哭起来。一时间,全镇的人都被惊动了。刘二狗抱着儿子到镇卫生所去一检查,才知道儿子得了急性脑膜炎。第二天送到县医院,一直住了二十多天。命虽然是保住了,但是却留下了后遗症,说话含糊不清,右手抽疯似的拐起来,一只脚缩进去,成了跛子。当时他还没有名字,刘二狗一直叫他细娃。现在跛了脚,于是大家都叫他“跛娃”。

“跛娃”十岁了,因为家里的大人为了生活都很忙,没有时间多照顾他,于是他每天便被抱到临江的阳台上,叫他数来来往往的船只。

“娃啊,你如果数对了,就给你吃米花糖。”大人这样对他说。

“跛娃”于是很认真地数,刘二狗每天卖完豆腐回去都要问他:“跛娃,今天过去了几条船?”

“十七条船。”每次“跛娃”总是很认真地回答。

“对了,是十七条船。”刘二狗高兴地说,于是把买来的米花糖拿给他吃。

(二)

“跛娃”的日子过得很平静,古镇上的人们也过得很平静。几千年来,古镇上的人们就是这么过的,他们和他们的后代继续这么过日子,也应该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有一天,这种平静的生活却被打破了,一个电影摄制组来到了这个古镇,他们要拍一部反映民国时期也就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生活的故事片。

摄制组浩浩荡荡开来了几十号人马,他们咋咋呼呼地忙乱了好几个月,终于把电影拍完了。后来电影放出来,古镇于是在一夜之间出了名,后来于是便经常有旅游的人和有名气的人来古镇采风。

有一天,来了两个作家,住进了古镇的客栈。

两个作家都带了自己的孩子来,一男一女,男孩子叫豆豆,女孩子叫丽丽。作家们在房间里写作,豆豆和丽丽便到阳台上玩耍。

豆豆和丽丽在阳台上看了半天游船,看累了,豆豆便从书包里拿出作业本,扯下一张纸,折起纸飞机来。

豆豆的纸飞机折得很漂亮,很像一只展翅欲飞的小燕子。豆豆站起来,拿起纸飞机放了出去。可能是力量不够,纸飞机刚出手,就顿了一下,像打折了翅膀的鸟儿,打着旋栽了下去。丽丽“哎”了一声,摇了摇头,很失望的样子。豆豆懊丧地看着纸飞机落到了地面。他愣了一会儿,又拿起另一架纸飞机。他想,我这一次一定要把纸飞机飞好。想着,他把纸飞机凑在嘴边吹了一口气,然后手臂一扬,把纸飞机放了出去。

纸飞机在空中翻了一个跟斗,先是歪斜了一下,接着便平衡了身体,滑翔起来。豆豆和丽丽所在的阳台离江面大约有三丈来高,微风顺着江面吹过来,撞到河岸上,便冲上来。纸飞机被冲上来的风抬起来,升上去,越飞越高。

豆豆和丽丽先是呆呆地看着高飞的纸飞机,接着便双双鼓掌欢呼起来。

风停了。纸飞机大约在空中飞了一分钟左右,终于减弱了惯性,慢慢地向下落去。于是,豆豆又重新拿起一架纸飞机放了出去。

阳台的下面有一个码头,青石板铺成几十级台阶,一直到江边码头。码头很宽,能站得下十来个人。纸飞机落下去的时候,码头上有几个正在洗衣服的妇女。还有一群孩子,正泡在水里玩耍。纸飞机落下来的时候,他们听到了阳台上豆豆和丽丽的欢呼声,于是他们一齐站在水里,仰着脑袋看头上落下来的纸飞机。

豆豆一架接着一架地放着纸飞机,这些纸飞机在空中像蝴蝶一样飞舞着,引起孩子们一阵接一阵的欢呼声,也引起了两个作家的注意,他们放下手中的笔,来到阳台上看豆豆放纸飞机。

“不错嘛。”豆豆的父亲说,“我们小时候也放过纸飞机,但是没有你的纸飞机这么飞得好。”他赞赏地拍拍豆豆的脑袋,由衷地竖起大拇指。

丽丽的父亲也拿起一架纸飞机放出去,但是飞机却有气无力地栽到了河里,立刻遭到在水里的那些孩子们的嘲笑。

两个作家相视一笑,说:“看来这不是我们玩的哟,我们还是回去和纸笔打交道去吧。”他们说着,回房间去了。

丽丽看了一下,只剩下了四架纸飞机。这时,豆豆又拿起一架纸飞机要放,被丽丽拦住了。丽丽说:“剩下的这些纸飞机,就给我放吧。”

“不,你不会放的。”豆豆看着丽丽,傲慢地说。

“你看不起人。”丽丽说,“我会放,而且比你要放得好。”丽丽其实从未放过纸飞机,但是她很自信。

豆豆笑了一笑,装出一副大人的样子,很宽容地点点头。于是,丽丽也拿起一架纸飞机,在嘴上轻轻地吹了一口气,一扬手放了出去。

纸飞机飞出阳台,没有向上飞,而是一扭头,飞进了左边那座吊脚楼的阳台上,那阳台上发出“呀”的一声惊喜的叫声。

这时,豆豆和丽丽才发现,那边阳台的栏杆里,有一张瘦弱苍白的面孔,正在观看他们放纸飞机。

那是一个孩子,他就是“跛娃”。

纸飞机从“跛娃”的头上飞过去,轻轻地落下来,停在他的脚边。

“跛娃”愣了一下,怯怯地看了豆豆和丽丽一眼,然后悄悄地缩回身体,转过头,盯着那架纸飞机,突然像捉蚂蚱一样猛扑过去。

豆豆和丽丽听到从隔壁阳台传来板凳倒地的“吧嗒”声,跛娃的脸也不见了。过了好一会儿,他们才又重新看见那张瘦小而又苍白的脸在阳台上出现,而且他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青色的肉包,但是“跛娃”的脸却因为兴奋而颤抖着,他把头慢慢地伸出阳台的围栏,一只手把纸飞机捏得紧紧的,伸向空中。

下面那群玩水的孩子抬头看见了“跛娃”,立刻兴奋地叫起来:“跛娃!跛娃!快丢,快把纸飞机丢下来呀——”

“跛娃”看见下面的孩子们在对他叫嚷和招手,立刻紧张起来,把纸飞机捏得更紧。

“我……不……丢。”跛娃结结巴巴地说,“这……飞机……是我的,是我……捡到的……”他向下面的孩子们示威性地挥了挥手,然后又扭头看着豆豆和丽丽。

豆豆和丽丽不再放纸飞机,他们盯着“跛娃”好奇地看。

“喂!你是叫……跛娃……吗?”豆豆觉得这个和他同龄的孩子真是不幸。

“跛娃”知道豆豆是在问他,便使劲地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不下去和他们一样游泳呢?”丽丽也问。

这一次,“跛娃”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他只是把捏着纸飞机的手往上抬了抬。

丽丽也看到“跛娃”那鸡爪似的手指了,于是她感到了伤感,也用同情的眼神看着他。

“我叫豆豆,她叫丽丽。”豆豆指着自己和丽丽自我介绍说,“你还要纸飞机吗?”他很同情“跛娃”,他想向“跛娃”表示一种友好。

“跛娃”听到豆豆这样问,苍白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一种潮红,“纸——飞——机,纸——飞——机——”他喃喃地说着,其实他从来没有听别人说起过什么飞机,但孩子们这样说,于是他也学会了这样说。他使劲地把那只健康的脚踮起来,把手伸向豆豆他们,“要——要——”他说,他在向豆豆要纸飞机。

豆豆把剩下的三只纸飞机叠在一起,使劲地向“跛娃”抛过去。“跛娃”这一次笑着看了豆豆和丽丽一眼,从容地弯腰拾起纸飞机,于是三个孩子都笑了。

“你整天就这样坐在阳台上吗?”豆豆问,“我们那里也有一条江,但是没有你们这条江这么大,这么宽,没有这条江这么多来来往往的船呢。”

“十七。”跛娃露出牙齿笑起来,“花船船,十七。”他又说,他想我又数对啦,我爸爸回来一定又会给我吃米花糖的。

豆豆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吃?吃什么?”他不明白“跛娃”在说什么,于是问“跛娃”。

“他在说十七。”丽丽耳朵比较灵,她听清楚了,跛娃说的是十七,“他在数船只,数了十七只,是吗,跛娃?”她征询性地问跛娃。

“十七。”跛娃使劲地点点头,他想这个叫丽丽的女孩子真聪明,真善解人意。

丽丽兴奋起来:“你爸爸带你去旅游了吗?”

“跛娃”一脸的困惑,他从来没有听过“旅游”这个词,他不知道旅游是什么?因此他没有回答,但是他觉得这个叫丽丽的女孩子很漂亮,对他也很好,他想到了“姐姐”这个词,他觉得她就像他的姐姐一样亲切。

“旅游就是走亲戚呀!”豆豆解释说,“你跟你爸爸去走过亲戚吗?比如去你的外婆家里作客?”

“去——过——”跛娃这回回答了,他说:“我——去——过,去过——我外婆——家,是我爸爸——用单车——搭我去的呢。”跛娃很自豪地说。他想,豆豆和丽丽一定没有坐过单车,我是最幸福的啦。以后,我还要带纸飞机去外婆家里呢。

“你坐过汽车吗?”豆豆问,“坐过火车吗?”

“我坐过。”丽丽搭嘴说,“我爸爸说下次还要带我去坐飞机呢。”

豆豆没有理睬丽丽,他看着“跛娃”一脸茫然的样子,于是给他解释什么是汽车,什么是火车,什么是飞机,还说了自己坐火车的经历。“要不然你也去坐一次火车,不然的话你以后会后悔的。你知道北京吗?到北京坐火车要三天三夜呢。”

“我爸爸说,如果坐飞机到北京,只要半天的时间就可以了。”丽丽又插话说。

豆豆对丽丽打断他的话很不满意,于是说:“你连火车都还没有坐过呢,还老是说飞机飞机的。我爸爸说,坐飞机很不安全呢,容易出事故的,所以我不喜欢坐飞机的。”

丽丽不说话了,豆豆于是又继续对跛娃介绍北京:“我跟你说,北京有天安门,有动物园,有天文馆,还有——儿童医院呢。”他看着“跛娃”的腿说:“你要是到了北京的儿童医院,准能治好你的腿呢。”他压低了声音说,他对“跛娃”的遭遇很是很同情。

“跛娃”吃惊地睁大了眼睛,他知道豆豆说的北京是一个很好玩的地方,一定比外婆家远,比外婆家要好玩。而且,他听到豆豆说北京还有儿童医院,他虽然有些害怕那些穿白大褂的医生,但是如果他们真的能治好他的腿,他还是很高兴的。想到这里,他情不自禁地笑了。

“你的暑假作业做完了吗?”豆豆想到自己的暑假作业还没有作完,不知道“跛娃”作完了没有,于是问,他希望“跛娃”也和他一样没有作完暑假作业,这样他的心里就会平衡一些。

“跛娃”默默地摇了摇头,他想如果我要是有机会上学,我一定会把暑假作业作完的,我才不会像你豆豆一样懒呢。我上学有了文化,我就会坐火车或者坐飞机去北京玩的。

如何选择郑州的癫痫医院
创伤型癫痫病后遗症
小孩癫痫症状有哪些

友情链接:

刿心刳腹网 | 米其林普利司通 | 乐影观影礼券 | 模切机原理 | 笔记本接网线 | 综合布线设计软件 | 招标师考试试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