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魅族屏幕坏了 >> 正文

【八一】错爱(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丽娥带着大女儿从家里逃了出来,跑到很远很远的省城贵阳打工营生。在那里,她向法院提出了申诉,法官仔细听了她的陈述后,立马接受了她的诉求。经过调查核实,在半年后判定丽娥和马小虎离婚,判大女儿归丽娥,儿子由马小虎哺养。法院最终判决那天,丽娥见到了马小虎。不过,他是被看守所的警察押解来到法庭的。

面对庄严的法庭,马小虎没了以往的嚣张,他手抖着在判决书上签完字。被警察押走之时,他对丽娥说:“丽娥,我错了,真错了。能再给我个机会吗?”

丽娥扭过头去没搭理他。

从法院出来,好闺蜜秀娟开车来接丽娥。看见秀娟,丽娥好生感动。她知道,在秀娟的尽力帮助下,自己才开了店,做起了服装生意。虽然跟秀娟比不了,但养活自己和闺女还是没问题的。男人是靠不住的,还是秀娟说得对,靠别人活着的都是没出息的人,有本事的人谁也不靠,只有凭本事自己养活自己。丽娥打算跟秀娟学,做个有本事的人。

离婚后的一年里,丽娥很忙碌。忙生意,忙闺女,忙着照顾自己远在老家的父母,但就是忘了自己还是个女人,一个漂亮能干的女人。

丽娥不是不想再找一个,只是她觉得自己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又带着孩子。真正有本事的人,放着那么多青春靓丽的大姑娘不去找,谁会看得上她这个残花败柳,还是个拖油瓶呢。而那些游手好闲,没本事的人,丽娥又瞧不起,所以她索性死了这份心思。

秀娟常劝她:“娥呀,时代不同了,男人们的眼光也跟过去不一样了。你是不知道啊,就你这样的,在那些有阅历有能力,又还单身的男人眼中得有多么的惹眼。”

丽娥开始并不信秀娟的话,但随着见识的增长,丽娥渐渐明白了秀娟的意思。只不过,这样的人可遇不可求。即使遇上了,结果也未可知。丽娥觉得,自己现在也挺好,最起码啥事都能自己做主,用不着看别人的眼色。

和马小虎的婚姻给丽娥的教训太深刻了,丽娥不想再经历那样的痛苦。于是,把话跟那些明里暗里对她有意思的人都讲清楚。

“想跟我好,就别干那些挂羊头买狗肉的事,先把结婚证扯了。”

这句话一出口,平日里围着丽娥的人顿时没了,为这还影响了生意。丽娥被秀娟骂了一顿,秀娟骂她是榆木脑袋,不懂得利用资源优势。丽娥觉得自己没错,与其跟那些人纠缠不清,还不如把话说明来得痛快,也省了好多麻烦。然而,丽娥的这种想法在遇到老钱后,就彻底改变了。

那天早上,丽娥接到秀娟打来电话,说要给她介绍一个男朋友。丽娥本不想去,奈何禁不住秀娟的软磨硬泡。

“娥呀,姐知道你眼光高,要是别人姐也不会介绍给你。这个真的不错,你不见会后悔的。给个痛快话,你不见我马上安排凤馨跟他见面。”

听到凤馨的名字,丽娥就答应了。不是对那个男的感兴趣,主要是不想让老对头凤馨抢了先。打小凤馨就和她是地府里打官司,死对头。丽娥是这样想的,就算我见一面就说不行,那也是我抢在凤馨的前面。凤馨再来,就算行了,也是捡我挑剩的。

抱着这种心思,丽娥去了秀娟家的餐馆。丽娥进来后,秀娟赶忙站起来,指着一位六十多岁的男人跟丽娥说:“这是钱总,名叫钱旺,在边远的青山县上开了一个煤矿,每个周末回贵阳,就住在我家隔壁的大酒店里。”

丽娥白了一眼秀娟,不为别的,只因为这男人的岁数太大,和丽娥的父亲年龄差不多。丽娥心想,现在的男人几乎没有一个好的,仗着自已有几个臭钱,尽干些“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期飘飘”的恶心事。自己做生意这么多年了,也算见过场面的,可不是那些无知小姑娘那么好骗。

秀娟看到丽娥转身欲走的样儿,急忙拉住她,对着她的耳朵悄悄说:“娥,生意不成仁义在,刚来就走,不好吧。待一会儿,聊一聊,不行再走。”

“好,咱俩到是好久没见面了,顺便聊聊。”丽娥应承着。

看到眼前这风姿绰约,干练稳重的女子,钱旺眼都直了。他走南闯北,见过的美女数都数不过来,可都没法跟眼前这个叫丽娥的女子相比。不过,钱旺也看出来了,丽娥嫌弃他。钱旺没灰心也没着急,对付丽娥这样的女子,得有钓鱼者的心静和耐心。就是两个字,一个是哄一个是缠,这天下还没有哪个女子能扛过这两个字的。再说,她和秀娟那么好,这线其实已经连上,还着什么急呢。

从钱旺的眼神里,秀娟明白了一切。她告诉钱旺:“等等,再想想法子。”

巧了,因那天见面,丽娥的女儿和邻家小孩儿外出玩耍时,不慎落入水沟里打湿了衣服,到了晚上就烧得不省人事,住进了省人民医院。

秀娟领着钱旺去了医院,丽娥满脸不高兴,责怪秀娟没经他同意就先斩后奏。钱旺急忙说:“妹子,你小孩生病,作为朋友看望一下,也是应该的嘛。”

美女怕缠郎。女儿住院期间,钱旺隔三差五去医院,每次来都不空着手,鲜花水果是必备的,还给丽娥的女儿买了新衣服,甚至还买了一个艾派德平板电脑,说是给孩子解闷的。自打钱旺出现后,丽娥女儿治病住院的钱全让钱旺包了。每次他去付费,丽娥拉都拉不住。丽娥索性不拦了,由着他去。就这样,等孩子出了院,他们两个的关系也确定了。又过了些日子,他俩终于粘在一起了。

隔了数月,钱旺给丽娥买了一套房子,房产证上的产权所有人写的是丽娥。做梦都想在城里有套房子的心愿就这么快的实现了,丽娥母女俩开心得不得了,也从心里把钱旺当成了亲人和依靠。

钱旺每个星期回来一次。每到那一天,丽娥会早早关门,买好菜,做好他喜欢吃的菜,一家三口亲亲热热地围在一起。丽娥觉得,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和幸福。

一天,丽娥郑重地给钱旺提出:“老钱,我们住在一起,这么久了,我想和你去把结婚证办了,请上亲朋好友聚一下,吃餐饭,我们正式结婚吧。我们可不能这样不明不白地在一起,你给我一个名分吧。”

钱旺一听,沉思片刻后说:“丽娥,我现在不能和你去领结婚证,我怕儿子知道后会闹翻天。别急,那不就是一张纸嘛,我又跑不了,过两年再说吧。”

看到老钱说这话时好似有所顾忌的表情,丽娥有些心疼。老钱早就跟他前妻离婚了,离婚证都给丽娥看过。所以丽娥知道老钱没骗她,她也知道,老钱的公司是个家族企业,现在是老钱的长子当董事长,老钱其实已经被架空了。所以他这么大岁数了,还要离家打拼开煤矿,老钱不容易。丽娥觉得,老钱是个说话算数的人,而且也是真心对她好。既然他说等两年,那就等两年吧。想通之后,丽娥就不再提办理结婚手续的事。

一天晚上,两人一阵亲热后,丽娥提出为钱旺生个孩子,给他留个根。钱旺心里早就有这个意思,只是怕丽娥不愿。她生过两个孩子做过节育,再想生得先再通吻合。俩人商量好之后,钱旺找关系安排手术。

术后,丽娥痛得要命,躺在医院里一个多月不能动弹,可为了能拢住钱旺的心,丽娥强忍着一声不吭。手术很成功,可钱旺老了,加之身体多病,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吃了许多滋养壮阳的药,仍然于事无补。

实在没办法,钱旺只好和丽娥商量抱养一个。丽娥看他有这心思,就托远方亲戚帮忙。很快的,一个白白净净,不哭不闹,能吃能睡,逗人喜爱的大胖小子送到了钱旺和里娥家,一家人对这孩子宠爱有加。有家有业,有儿有女,又有温柔美丽的娇妻,钱旺觉得自己再一次达到了人生巅峰,日子过得开心,人的气色就好,钱旺似乎年轻了许多。跟丽娥出去逛街,再也不会有人把他们当成父女了。

不料,钱旺的煤矿突发特大安全事故,这些年赚得的钱陪了个精光。让他痛心疾首的是十多个活生生的生命说没有就没有了,自个也吓得不轻,常被恶梦惊醒。事故处理完后,他下决心金盆洗手,不再开煤矿了。

头脑好使的钱旺看到那年头四处在修路、建房,混泥土产品供不应求,就和两个朋友合股办起了混泥土搅拌厂。厂办起来后,生意非常兴旺。钱旺把丽娥的兄妹、亲戚全都安排进了厂里上班。赚到钱后,钱旺又拿出一部分以丽娥的名义在丽娥老家的县城里买了两套一百多平米的商品房和位置绝佳的门面房。除此之外,还在他们所在的省城,又给丽娥买了几套房子,这让丽娥好生感动。

丽娥的亲友都夸她有福气,找了个“财神爷”,就连当初竭力反对他们的励娥的父母亲,也都默认了女儿这门老夫少妻的婚事。

钱旺有许多生活习惯和嗜好,如晚上要吃夜宵,不吃过夜菜,特别嗜好喝可乐、吸烟等。

丽娥看到钱旺为她和她家人做了那么多好事,就一切都依着他,每天变着花样地为他做宵夜,一切照着他的要求满足他,巴巴实实当好贤妻良母。

丽娥人年轻,头脑精明,除了打理自己的生意之外,还四处帮助钱旺联糸销路,帮他处理厂里的一些事务,两口子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岁月不饶人,眨眼间钱旺已快到古稀之年了。因为长期的操劳,饮食不节制,身体偏瘦,再加上长期吸烟引发了肺心病,导致他不停地咳嗽,有时咳得气都喘不过来,出门几步路都要坐车。

丽娥看到他越咳越严重,脸青面黑,就硬拉着他去医院,这一查才知道,钱旺的肺上有肿块,疑似肺癌,建议做进一步诊断。倔强固执的钱旺哪里相信自己会生那种病,自己捡一些药来止咳、消炎、镇痛,拒绝进一步检查。

看到老钱身体每况愈下,瘦得皮包骨头,连站着力气都没有了。丽娥暗想,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今后的日子昨过。她很想再跟钱旺提结婚证的事,可她又怕给他思想添加压力,不提自己心里又没底,丽娥一筹莫展,悄悄以泪洗面,心急如焚。

那晚,忙碌一天的丽娥给病卧在床的钱旺把身子擦洗干净后,累得躺下就睡着了。迷蒙之间,却见钱旺穿着一身着黑黑的“老衣”站在床前,一字一句给她说话。

“对不起,我要走了。我实在不能给你写啥子遗嘱,我想好了,这里的东西归你,那边的财产你别争了。你也没资格、没理由去争。小儿子虽不是我们亲生的,你可要把他养大成人啊……”

“你不能走,你怎么能走呢?你走了我们咋办?”

丽娥一边大声喊叫一边伸手去抓丈夫,可转眼间丈夫就没影子了。

“天呐,你别走,你别走呀!”丽娥在梦里大声呼喊。

躺在里娥身边的钱旺听到丽娥的梦话,知道她在做恶梦,也明白她是因为什么做噩梦。钱旺想把她弄醒,但他的手却无力抬起。想开口叫醒她,话却说不出来。他知道自己留在这个世上的时间不多了,眼角边溢出两滴悲凉的泪水。

丽娥惊醒了,她满头汗水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掉头往身边一看。只见钱旺眼睛睁着,眼角边挂着泪珠,嘴张着不动。

丽娥急了,用手在钱旺鼻子上一试,一点气都没有了。再一摸手,冰凉袭人。

天呐!噩梦变成真的了吗?不,不可能!丽娥赶忙抱起钱旺,心想钱旺可能是一时提不起气来,抱起他就会好些了。

可当丽娥抱起钱旺的那一瞬间,钱旺用最后的一点力气看了她一眼,随即头往前一掉,撒手走了。丽娥紧紧抱着钱旺放声大哭。

钱旺被送去殡仪馆的第二天中午,他的大儿子、儿媳妇带着一帮人来了,同来的有钱旺的前妻,还有他的一个姐一个妹。这些人来后,气势汹汹,出言不逊,要找丽娥讨个说法,直问她为什么不送他父亲去医院,骂她没良心,巴不得他父亲早点死,是坏透油了的“小三”,是恶毒女人,见到丽娥的晚辈们披麻带孝,大骂他们不知是哪里来的阿猫阿狗。

大闹一通后,就去邻近殡仪倌的酒店住下了,对钱旺的丧事不闻不问,不理不睬。

料理完钱旺的后事,丽饿慌忙回到家中,把家里翻个底朝天,想找一下钱旺是否私下留有遗嘱之类的东西。结果翻了半天,啥也没有找到,丽娥的心顿时一片冰凉。她似乎看见,钱旺给她的那些财产,全都被钱旺的儿子、前妻拿走了,留给丽娥的只有之前他自己开的服装店,还有那个跟钱旺一个姓的孩子。

事实和丽娥想的差不多,钱旺的儿子冻结了钱旺的所有账户,还请了律师来处理钱旺的遗产问题。丽娥跟钱旺不是夫妻关系,钱旺也没留下只言片语的遗嘱,所以丽娥被律师排除在继承人范围之外。至于那个姓钱的孩子,律师要求丽娥出具亲子签定书。那孩子是抱养的,本就根钱旺没啥血缘关系,丽娥自然拿不出亲子鉴定书。就这样,钱旺留给他的大部分财产都被拿走了。还在钱旺的大儿子还算通人性,把丽娥老家的房产和门面房以及在省城的楼房留给了她,好歹没让她们母子露宿街头。

看了律师出具的财产分割书,丽娥哭了。

尘埃落定之后,马小虎不知从哪听到了钱旺辞逝的消息,也知道了丽娥得了不少财产的流言,于是马小虎跑到丽娥父母面前大献殷情,还给丽娥打来电话,求她看在孩子们的面上跟他复婚。丽娥对他说:“就算是天下的男人都死光光,我也不会跟你在一起。我也有儿有女了,不靠别人我也能过好日子。这辈子也不想见你,你滚!”

随即挂断了电话。

儿童癫痫发病有哪些危害
癫痫小发作的症状是什么
癫痫病有哪些治疗方法

友情链接:

刿心刳腹网 | 米其林普利司通 | 乐影观影礼券 | 模切机原理 | 笔记本接网线 | 综合布线设计软件 | 招标师考试试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