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金俊秀舞蹈 >> 正文

【看点·缘】毒药(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在去聚餐的路上,尹春想到唐肥肠和她调侃时说的那句话,就开心不已。他说她就像春天里一只飞来飞去的蝴蝶。她也觉得自己像只蝴蝶呀,常常被邀请参加各种各样的聚会,一年四季都忙个不停。在几乎所有的聚会中,她已经习惯了男人们看她的那种眼神,还有那些以她为中心的调侃。在聚光灯下,她笑得越灿烂,那些男人仿佛越开心……今天的聚餐是她最近参加的一个口才培训老师组织的。林老师从他众多的学生中,邀请她和另外两个同学来参加,她觉得除了自己漂亮,另外一个邀请她的原因,应该是她能说会道吧。说到口才嘛,虽然自己做不到口齿伶俐,可也不至于笨嘴笨舌,特别是在参加林老师的口才培训课后。

下了轻轨,步行约十分钟,尹春来到了大石坝东原购物中心,一家名叫“鹅卵石”的江湖菜馆。这家菜馆在路边搭了个围挡,在里边安了几张桌子。林老师他们已经围坐在一张桌子上了,唐肥肠和杨娇远远地就朝她挥手打招呼。

“就等你来了,我们都已经点好菜了。”林老师说着,就抬起手,向她介绍起坐在他身边的两个中年男人来。两个男人都长得胖嘟嘟的,一个戴着眼镜,剃了个光头,看上去很沉稳,笑起来确又有点腼腆的样子,林老师介绍说他是个诗人。

“你徐徐走来,像一朵花似的。”诗人说。

“我们都叫她‘迎春花’,”林老师调侃说,“哈哈,等一会,你还可以为她写一首诗。”

另一个人,林老师介绍说是一个商会的会长,姓罗,尹春第一眼看到他,就觉得应该是社交场合的“老油条”了,就是能说会侃那样的人。

出门前,为了把自己的肌肤映衬得更加好看,尹春特地挑了一件玫瑰红连衣裙,还把嘴唇涂得红艳艳的。由于自己的身材、气质都不错,看上去不但不俗,反而显得更加娇媚了。

“我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诗人在我面前夸女人呢,”罗会长说,“‘迎春花’,诗人对你动心了,哈哈!等会,你们得喝交杯酒。”

“可以啊,嘻嘻。”尹春说着,看了看诗人。自从他说过那句话过后,就低头玩他的手机去了,眼前的一切好像和他无关似的。

“大哥,我给你添点茶水。”她说。

诗人放下手机,端起茶杯递了过来。给他倒好茶水后,他只是笑了笑,又玩他的手机去了。不大一会儿,服务员就上好了一桌子菜,喝酒喝到兴头上时,罗会长提议让诗人朗诵几首诗,助助兴。诗人摆了摆手,说自己普通话说得不标准。

“我们这里有普通话说得标准的,”林老师说:“尹春,你来朗诵如何?”

“好啊,好啊。”她说。

尹春虽然参加过很多聚会,可她还是第一次在聚会上遇到诗人呢。自己平时就没读过诗,在她的印象里,她只是在读高中的时候,在图书馆里看到过一本诗集,当时也只是随便翻了翻。

诗人说他的诗就在他的微信朋友圈里,他找到一首诗后,就把手机递给了她。

“我加你微信吧,”尹春说,“你直接发给我。”

加好友后,诗人把那首诗发给了她。诗人说,那首诗是写给他初恋情人的。尹春打开微信小窗界面看了看,这首名叫《摇曵在荒郊的野花》的诗,然后朗诵起来:

“在昏暗浑浊的童年/你就像黎明时分/那抹光亮/如洞穴深邃处/第一次迎来了萤火虫/虽然,你只是一闪而过

今天,我听说你几年前已经走了/路过奈何桥时/你可曾回望,是否看到/你闪闪而过的那道光亮/就像永不消失的电波

站在奈何桥上,如果你能看到/在尘世/还有人把你这样牵挂/是不是觉得,还有余情未了

今天,我来到了荒郊/迎风看着一朵朵摇曳的野花/我想啊,你是我的初恋/在你的来世,已经委身于一朵朵花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看上去很普通的一首诗,读出来后,却让她感动了内心。也许是她朗诵时声情并茂,朗诵完后,大家都鼓掌吹呼起来。

“再来一首!”和她一起,正在林老师的口才培训中心培训的杨娇说,“我也想朗诵一首。”

在大家的起哄声中,诗人只好又翻出一首诗来,这首诗他说是写狗的。听到他这样说,大家轰然大笑起来。诗人把手机递给了杨娇,只听到她朗诵道:

“守望•行囊

你总是朝那个方向看着/在你的眼里,似乎只有那条街的拐角

有时候,我路过这里/会看到你在风雨中呻吟/粘在你身上的那些雨滴儿/就像你眼中,那永远淌不完的泪水

有时候,我路过这里/会看到你把头深埋在地上/独自沉呤/我想啊,你那叹息的声音/已被过往的汽车收走/响遍了,这整座城市

而在电闪雷鸣的那一天/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你都像是耸立在这里的,一座雕塑

土黄狗啊,我已经为你打听到了/你的主人又背上了行囊,已远走他乡/那个人说,这里并不是他的故乡/他的家,就是背在他肩上的行囊。”

也许这首诗,把在座的所有人都触动了,当杨娇满怀深情朗诵完后,之前热烈的气氛,在这时被一种淡淡的忧伤替代了。大家沉默了一会,就纷纷向诗人敬酒。诗人好像不胜酒力的样子,几杯酒下来,整张脸就红得发紫。轮到尹春敬他喝酒时,她心中居然萌生出了一种敬佩之情。

“大哥,刚才大家可都是听到了,”她说,“你说我像一朵花,那就请你赐一首诗给我吧!”

听到她这样说,大家嘻嘻哈哈就跟着起哄起来。

“看来,我们的‘迎春花’对你动情了,”会长抱着诗人的肩膀说,“你就赐诗一首吧!”

“我马上就建个群,”林老师说,“我把在坐的各位,都拉进群里,等他写好后,就发进群里,让大家也欣赏欣赏。”

“好啊!好啊!”

大家都欢呼起来。可这时,尹春看到和她一块正在林老师门下培训口才的唐肥肠,却显得闷闷不乐的样子。平时,班上就他爱和自己套近乎,有好几次还专程开车送她回家呢。她晓得他心里那点心思,可她就是装得傻乎乎的,和他若即若离。

“唐哥,来,我敬你。”尹春把酒杯递到了他胸前,“来,小妹陪你干了。”

唐肥肠好像受宠若惊的样子,急忙拿起酒杯和她碰了碰,然后仰头一口干了。

“散席后,坐我的车吧,我送你回家。”他说。

“哈哈,”杨娇说,“尹春,你的待遇高啊!”

“女同胞嘛?是用来爱护的唦!”唐肥肠说。

“那你为什么不来爱护一下我啊?”杨娇站起身来,弯腰笑着,“哈哈,是另有隐情吧?”

听了杨娇的话,尹春感到脸颊发烫了,这个时候她并没有去看那个唐肥肠,而是回过头来,看了看坐在旁边的诗人。他好像若无其事的样子,还在玩他的手机呢。她侧过身去看了看,发现他正在一个打开的微信诗群里,看诗呢。

“大哥,这种场合,你还是和大伙聊聊天吧。”她说。

“他很内敛,”罗会长就坐在诗人的旁边,他接过话说。“兄弟姐妹妹们,下周日,还是在坐的这些人,我来请客。”

罗会长的话刚完,诗人就开口说话了,他说下周他有事要回一趟郊县的老家,就不去参加聚会了。

“你不来,多扫兴啊!”杨娇说,“我还想听尹春朗诵你写给他的诗呢。”

“那个简单,今晚上我回去写好了,发到群里就行了。”他说。

在自己常常参加的聚会里,大多数时候,在男人们的怂恿和调侃下,尹春以自己那动人心魄的身姿和美貌,往往会成为大家瞩目的焦点。可在今晚,因为诗人的存在,自己好像暗然失色了,这是她没想到的。更让她没想到的是,大家喝酒还没完全尽兴,诗人借口说有事,就站起来准备一个人离开了。

林老师和罗会长,也没有说几句客套话挽留他,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尹春似乎在辽阔的旷野,看到了一个特立独行的人。在他的身上正发生着许多故事,需要有人去阅读欣赏。她感到,自己就是那个想翻阅的读者。

聚餐结束后,尹春本想坐轻轨回家的,唐肥肠叫她和杨娇,非要用车送她俩回家,说他已经叫好代驾了。唐肥肠本名叫唐糖,由于他家经营做卤菜的连锁店叫唐肥肠,大家就给他取了这样一个外号。连锁店主要由他老婆负责经营打理,他整天无所事事,常常开着他那辆白色的宝马X3越野车,出入各种社交场所,以此来虚度他自以为是的浪漫时光。常常和一些漂亮姑娘打情骂俏,在他看来,就是让别人羡慕嫉妒恨的浪漫事,他也因此乐此不疲。而这样的喜好,他也从不隐瞒,常常会在聚会时滔滔不绝讲出一番大道理来。说什么人生几何?该当醉时就醉酒,生在花丛中,就要做一只嗡嗡作响的蜜蜂。可也不是什么花都能采的,在上次聚会,尹春就听他讲过,他上了一个洒吧女孩的当,在酒吧被活活敲诈了几万块钱。他说他现在只和“良家妇女”打交道了,“我也不是非要采花蜜,”他说,“我主要是想和一些花花草草耍。”

正因为他这样“开诚布公”,尹春一直都把他防着,凡是他单独约她,她都找借口拒绝了。而多人参加的聚会,她都如约而至。这一点,连唐肥肠都看出来了,还在公开场合说,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他说他只是爱和漂亮女人交往,仅此而已。可谁又相信他的鬼话呢?至少她尹春是不信的。

上车后,尹春让代驾先送她回家,然后再送刘娇。她看到唐肥肠醉醺醺的样子,她怕最后送她回家时,在车上对她动手动脚的。唐肥肠确实喝多了,刚上车就对她和刘娇唠叨起那个诗人来。说什么写诗的人都是不负责任的人,特别是在对待女人方面。

“就好比我是蜜蜂,他就是蝴蝶,”唐肥肠拍着胸脯说,“蜜蜂是实实在在的,就是采了花蜜耍了流氓,也是要吐出蜜糖来的。而蝴蝶就不一样了,只晓得耍流氓,只晓得窜种,从一朵花窜到另一朵花……还一点东西都不想付出。”

尽管尹春对他想表达的意思不以为然,却对他丰富的想象力和形象的比喻叹为观止。

“所以,你们今后要防备的人不是我,而是他,那个诗人。”

“为什么要防他?”刘娇说,“我都没看出他哪点不好,哪像你呀,只要一看到我们迎春花就色眯眯的。”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唐肥肠说,“我采花又不是白采,我是要吐蜜糖出来的。”

“那你问问她,愿不愿意?”刘娇说。

“我不愿意。”尹春说。

“那你来采我啊!嘻嘻,”刘娇坐在了前排,她扭过头来说,“我愿意,嘻嘻。”

尹春扭过头去,看唐肥肠怎么说,没想到他居然把手悄悄伸过来,放在了她的大腿上。她捏着他的手腕,把他的手挪开了。

“师傅,麻烦你靠边停车。”她说。

“不是还没到你家吗?”刘娇问。

“我呀,下车去见那位诗人,”尹春说,“他给我发信息来了。”

“哈哈,不会吧?”刘娇说,“他就这么简单直接?”

这时,代驾司机靠边把车停了下来。下车后,尹春站在路边对刘娇说:“你这朵花,不是宁愿被蜜蜂采吗?我去见我的蝴蝶去了。”

“哈哈哈!去见你的鬼吧?”

刘娇哈哈笑着,向她挥了挥手。尹春转过身来,朝附近的地铁站口走去。其实,像唐肥肠这样的男人,尹春见得太多了,也见怪不怪了。只要自己不给他们机会,他们是占不到她的便宜的。作为一个拥有家庭的女人,必须和除了老公以外的其他男人交往时拿捏好分寸,否则迟早都会毁掉自己家庭的。虽说自己不是一个思想封建封闭的人,可也不是山上的野花,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采摘的。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尹春已经想到了唐肥肠,接着还会对她耍出来的花招。要么送戒子,或者白金项链,再狠点,大不了就是告诉她,还可以送一辆车给她,并以此作交换,让她上他的床。在这之前,尹春已经遇到过好几个这样的男人了,一路的货色,也几乎是同样的手段。可是……如果那个诗人对自己也产生了兴趣,他会怎么做呢?是写情诗吧?就像那首写给他的初恋那首诗那样?不过,他的初恋永远也读不到他写给她的诗了,就像他写的那样——她已经变身为一朵朵摇曵在荒郊的野花了。

进了地铁站,上了轻轨列车,尹春都还在想着这件事。如果诗人真的对她产生了兴趣,他就会如约把写她的那首诗贴在林老师新建的那个微信群里,或者,直接发给她。尹春心里充满了期待。

回到家里,尹春看到孩子已经上床睡了。老公也正好在洗澡,她回到卧室打开了电脑。正当她玩游戏玩得起劲时,老公进屋来了。她扭头看了看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拦腰抱了起来,然后放到了床上。她挣扎着,像一朵正在被风雨摧残的花,直到心花怒放,直到粉身碎骨般的颤栗……然后,像往常一样,她去洗漱间洗澡……通过这种方式,她就能治愈了风雨带给她的创伤和欢愉。

第二天,只要手机有滴嗒的响声,尹春就要打开微信看看,看诗人是不是把写给她的诗,贴在了林老师新建的那个群里。整个上午,在商场一个品牌服装店上班的她,一边忙着接待顾客,一边抱有期待,还带着些许焦虑,一次又一次地打开手机微信,翻看着。可她伸进河里的兜网,并没有舀起来她想要的鱼,兜里尽是些会漏掉的河水。到了中午,刘娇给她打电话来,请她晚上参加一个聚餐,说林老师到时候也会来。

癫痫病常见的患病原因
癫痫病发作的前兆
武汉有看癫痫病的正规医院吗

友情链接:

刿心刳腹网 | 米其林普利司通 | 乐影观影礼券 | 模切机原理 | 笔记本接网线 | 综合布线设计软件 | 招标师考试试题